0817MW

于这世间千万种美好中 我独独抓住了你的手
于是也抓住了另一个自己
偏执的 自怜的 绝望的 猖狂的
既千疮百孔 又疲惫不堪的自己

“我想留在你身边
  深情款款多么可怜”
                     ﹉假装

exam

-
  设了闹钟
  要去参加考试 总想着
  不要睡过头了
  结果就没有睡着

-
  好像曾经有个梦 梦里有人对我说
  你要加油啊 要相信自己 很简单的
  不管是考试题目 还是人生

-
  是梦吗?
  还是特别特别想让一个人 可以对自己这么说
  然后想象出来的

-
  闹铃响了
  所以上路吧
  去参加考试 然后渡过人生

-
  学校广播的歌很讨喜
  我总觉得在唱给我听
  相信自己 喔喔喔喔~

很久 /夏圣轩 夏政颐/

  很多个夏天过去了。无数个悲伤的日子也早已过去,被时间吹成一道疤,碰一碰还是会痛,但没有人会去碰它。
  夏圣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井夜笑着向自己走来,手上牵着他们刚满八岁的儿子,蹦蹦跳跳,东张西望的。
  和当年的夏政颐一样。

  当年的夏政颐,八岁时候的他。
  第一次笑着和自己说“谢谢圣轩哥哥。  ”
  谢什么呢?已经忘了,只记得那一年的夏天美好的出奇,夏政颐的笑客代表了那个夏天。
  被代表的夏天,再也没有过了。

  孩子在玩具店里挑选着自己的生日礼物,夏圣轩一边嘱托着  “不要乱跑啊”,一边自己也缓缓看起来,终子在一个货架前停了下来。
  啊,想起来了,当年是因为扭蛋机里扭出来高达,夏政颐才会感谢自己。
  直到另一双手拉住自己,夏圣轩才感觉到自己的手竟然一直在颤抖。
  爸爸你看,这个超人为什么不亮?和电视上不一样哎!”
  夏圣轩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样开口回答。

  有很多问题,是不可以用“因为...”的句式来回答的。
  像是很多问题,都没有相应的答案来解释它。
  一个个的疑惑便会被拉成一条细长的线。
  时间回到很多很多年前,线的那一头,夏政顾用接近无理取闹的态度,因为一只猫的事情,而一遍遍的问夏圣轩“为什么?圣轩哥你告诉我,为什么?”
  而在那之后的很多日子里,线的这一端,夏圣轩的心里某个地方,也近无数次的问向神情冷漠的夏政颐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同一条时间线的两端。曾也因为不同的两件事而变得一样的两个人。
  问着同样没有原因的问题。
  时间像条走廊。

  “可是刚才不是说和电视上不样?”
  “是啊。  ”男孩吐舌笑了笑  “但也没有说不买啊。”
  夏圣轩笑起来,示意让井夜和孩子等一会,自己去结账。
  在枪台结完账后,却没有马上离开,夏圣轩犹豫了一会儿,指了指柜台上的高达。
  “可以给我一个这个吗?”
  服务员笑了笑,麻利的装好,在夏圣轩结账时,抽空问了一句“是儿子喜欢吃啊?”
  “不是。  ”夏圣轩拿出零钱,超服务员笑了笑“我弟弟喜欢。”

  在很多个不知道的地方,自己早就成为了‘夏政颐的哥哥’
  而在自己的社交圈中,夏政颐仅仅是作为‘邻居家的小孩’的身份出现的。
  像是一条永远都织不完的毛衣,一方在拼了命的织,而另一方却在拆线。
  在时光中比较幼稚的一方,其实一直都是自己。夏圣轩明白,或者说,终于明白。

  再出旋转门的时候,手不小心被划伤了。夏圣轩表示“没关系的”,并且接过井夜的创可贴。
  没有任何征召的,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
  那个相信了‘冰岛秘术’,在手受伤后,握住伤口,心中不停许愿的自己。
  那个是自己吧,走在昏黄的路灯下,心中有着无数的担心,当时的自己,为大大小小的,和夏政颐有关的事情担心着。
  也因此,有着无数愿望的自己。

  早就不需要许愿了。虽然有时候会想,如果夏政颐还在就好了,但也不会一直想下去。
  自己的因子过得很好,被回忆和现实填补的很充实。
  自己有个好的工作。有个很相爱的妻子。最关键的是有个八岁的儿子,笑起来很像夏政颐的样子。会让人想到那个美好的出奇的夏天,然后一并快乐起来。
  政颐啊,你和我,或许早就不需要什么愿
望了吧。
 

“我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了很久”
   总有一天 全世界都会知道

其实很简单 其实很自然
其实并不难 是你太悲观              ——⚡

天蓝色的裙子
套了一件格子外衣
仰躺在地上的女孩
为我唱歌 @Luclie

“心情真的很好 好到爆炸”
  我听见自己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