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MW

写的日志肯定比同人要多

可以/

  、

  爸爸去南京大学培训完回来后

  坐到我身边给我看照片

  我问他

  你说我能考上大学吗?

  爸爸抬起头 直视我

  “我去南京大学的食堂,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人。馒头里夹些菜一大口吃完就急急忙忙跑走的人有,慢慢的坐在那里点一桌菜的人也有。”

  “我帮你观察了一下,他们每一个人都只有一双眼睛,一个嘴巴和一个鼻子。”

  “你看,他们都坐在那里了。”

  “你为什么不可以?”

  、

  你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

  不可以。

  我可以。

  、

  昨天坐公交车回家,给一位带着孩子的母亲让了座,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孩子的母亲说,坐公交车好玩吗?

  孩子说,好玩。

  孩子母亲说,我也想天天陪你坐公交车啊,每天送你去学校,可是妈妈工作很忙很忙,你知道吗?

  孩子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对她的母亲说,谢谢你,妈妈。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开始想,我有多久没有和妈妈好好的说上话了。

  三年了,我好像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谢谢。

  上一次聊天,还是妈妈担心的看着我说,你千万千万别患上抑郁症啊。

  我收起表情说,不会的。

  妈妈,不会的。

  妈妈,谢谢你。

  总会有的,你陪着我坐公交车,陪我吃饭,陪我谈心。

  每一天每一天,循环着这样的生活。

  我知道,这也是你所希望的。

  、

  我最近很少哭了

  已经不会再为了很小很小的事情感动了。

  可是今天看到爸爸回家后脱掉外套挂起来的那一瞬间,我还是猛的哭了出来。

 

  、

  我会争气的。

  像是你们拿着我优秀的排名假装很不在意的在朋友聚会上说出这种搞笑无聊的事情。

  我会尽全部的力去让你们做到的。

  我会成为你们的骄傲的。

  我会争气的。

  我为什么不可以。

  是吧。

 

 

 

 

 

不疼/

  1.
  “疼吗?”
  胖子犹豫再三后,终于伸出手把黎簇的袖子扯了上去。
  左臂上的伤口一下子暴露在空气里,黎簇显然没想到胖子会忽然发现他藏起来的伤口,愣了愣后就把手臂收了回来。
  “不疼。”黎簇笑着朝胖子摇了摇头。
  胖子盯着黎簇看,许久,他还是没有从这孩子的眼睛里看出半点笑意。
  胖子终于叹了口气,心里面又开始发痛。

  2.
  “你也辛苦了。”胖子边说着,又把纱布在黎簇手臂上缠了一圈“吴邪葬礼的事情一直都是你在搞。”
  胖子感觉到黎簇的手臂一下子绷紧了。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胖子接着说。
  “不会。”黎簇笑着摇了摇头“我应该的。”
  “吴邪的死,我们也都很意外,那个时候……我,我们都没反应过来那里有机关……他就,他就那么冲了上去把我推开了……我,我真的是,是个畜生……”
  胖子用力的咬着牙,黎簇感觉手臂上的纱布被他绑的更紧了,血一点点的流出来。
  黎簇抬了抬手,在胖子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别想了,胖爷,别再想下去了。”

  3.
  黎簇到了那一家咖啡厅的时候,中午的阳光晒得很暖。
  黎簇照常点了一杯咖啡。
  送咖啡的服务员看着这个帅气的大学生,熟络的搭起话来“哎小帅哥,那个总是和你一起来的大叔呢?”
  黎簇笑起来“吴邪听到你叫他大叔一定气死了。”
  服务员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帅哥会忽然对她笑,脸一下子红起来,她本来想继续搭话,可是看到面前的这个小帅哥忽然安静下来的脸,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转身离开了。
 
  吴邪不喜欢喝咖啡。
  可是黎簇喜欢。
  每一次他们来这家咖啡店,吴邪从进门的第一眼就开始了“看什么都不顺眼”模式,觉得这个不好那个不好。
  黎簇就那么看着他,笑眯眯的问“那你还陪我来。”
  每次这么一问,吴邪就不说话了。
  直到有一次,吴邪忽然对他说“这个咖啡馆,看来看去,也就你让我喜欢。”
  就这句话,让黎簇一个多月里连睡觉都能被笑醒。
 
  黎簇喝了一口咖啡。
  苦的。
  从来没觉得这么苦过。
  黎簇离开之前细细的看了一遍这个咖啡厅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掏出钱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放到桌子上离开了。

  4.
  从咖啡厅到黎簇在大学外租的那间房子,只有一段小路的距离。
  黎簇走在上面,看着两排的梧桐树。
  秋天快到了。

  去年秋天的时候。
  吴邪和黎簇第一次走过这条小路。
  黎簇不知道怎么来了兴趣,非要吴邪背着走。
  “你腿长头上啊非得我背着,自己不会走啊!”吴邪嚷嚷着。
  “你不背?好!我们掉头,不给你看我租的房子了。”黎簇伸出手指了指吴邪,拉着吴邪就要往回走,然后猛的一下,他就觉得自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啊啊——吴邪你有病啊——”
  “你不是要抱吗?”
  “神经病啊,那你也不能公主抱啊丢人死了。”
  “我还丢人呢,你在废话一句我把你抛出去。”
  “你敢!?”
  “我抛了啊——一——二——”
  “别卧槽,等一下哈哈哈——”
  黎簇死死的搂住吴邪,然后他听见吴邪说
  “抱紧了都怕你跑,哪舍得把你抛了。”

  那一天的阳光很暖,和今天的很像很像。
  黎簇抬起头看天,轻轻的叹了口气
  “吴邪啊”
  “你还是把我抛了。”

  5.
  黎簇到了房子后,发现停电了。
  他发现不是电闸的问题,应该是没电费了。
  于是他想找电卡,但是忽然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电卡在哪里。
  他愣到那里,站了很久很久,终于扶着旁边的凳子,慢慢坐下来。
 
  这个家,自从租来的第一天,就是吴邪在照料着。
  不管是电费水费,就连一日三餐都是吴邪在做。
  黎簇总是丢三落四的,每每次就会喊“吴邪!我的什么什么去哪里了?”
  有一次吴邪在给他把袜子找出来后,做到他面前一脸深沉的说“我怎么觉得,我没有交个男朋友,反而是养了个儿子。”
  黎簇笑的手抖,袜子都套不到脚上。
  “那我就赖着你啦,反正你要养我一辈子。”
  “我又没说有个儿子不好。”吴邪笑“得养,得宠一辈子。”

  一辈子。

  黎簇深信不疑。

  6.
  黎簇走到厨房,发现天已经黑了,整个屋子都暗了下来。
  黎簇借着一点微弱的光,看到池子里的碗还没有洗,吴邪每次走之前都会让黎簇一定要把自己的碗洗干净,可是每一次都是吴邪回来后对着堆成山的碗边骂娘边认命一个一个洗干净放好。
  黎簇想着他的样子就发笑,然后黎簇走到洗碗池前,拿起第一个碗,打开水龙头。

  洗碗池旁边有一小块空间,每次吴邪洗碗时,黎簇就总喜欢站在旁边动不动的吻他。
  这也是吴邪爱上洗碗的原因。
  表面上说着把碗在我回来之前自己洗干净啊,但回来后看到堆成山的碗,心里还是开心的。
  这些是黎簇所不知道的。
  吴邪终究没能让他知道。
 
  黎簇洗好碗后,发现胖子给他包扎的伤口已经裂开了。
  黎簇把纱布拆掉后,扔到了垃圾桶了。
  然后扫了眼案板,拿起了吴邪用的最喜欢的那把小刀。

  7.
  黎簇觉得有些恍惚。
  他伸手去接从他的手腕处流出来的血,太多了。
 
  好像来电了。
  屋子很亮很亮。
  黎簇低着头,看到面前多了双鞋,他慢慢的抬起头,看到了吴邪。
 
  “你把碗洗了?”
  吴邪有点不乐意。
  “对啊。”黎簇死死的盯着吴邪看“你来晚了,我就自己洗了。”
  吴邪蹲到黎簇面前,一脸我又不是故意的的表情“出了点事情呗,耽搁了几天,我这不是来了。”
  黎簇点了点头,眼泪开始一颗一颗的落下来。
  “哭什么啊?”吴邪眼神里出来了少有的慌张“我这不是在这里呢吗。”
  黎簇用力的点头,然后委屈的哽咽着“可是他们所有人都说你不在了。”
  “谁说的,我这不在这吗?”吴邪抬起手给黎簇擦着眼泪“我哪也不去。”
  黎簇终于笑起来,说“吴邪你带我走好不好。”
  吴邪吻了吻黎簇的额头,握住了他不停流血的手臂
  “疼吗?”吴邪问。
  “疼。”黎簇眼睛里盛满了带着笑意的眼泪“真的好疼。”

  你走后的这几天,我又担起了我许久没有接触过得,叫做责任的东西。
  再次担起来后,才发现真的好重好重。
  看来我被你宠坏了。
  我很想你。
  吴邪,我很想你。
  我们这辈子,也要在一起。

  在那条吴邪牵着黎簇不停走着的路上,阳光铺满大地。
  黎簇一句一句的这样对吴邪说。

  8.
  胖子赶到黎簇的房子,已经是一天后了。
  黎簇的尸体缩在洗碗池旁边的小空间里,手边上是一把刀,血流了满地。
 
  但他笑着。

  他觉得不疼。

  他一点都不疼。
 
 

 

 
 
 

  都8102年了
  我还是会溺死在施柏宇看向杨孟霖的眼神里
  😭😭😭😭

 

光照/

  、
  明天开始……
  从明天开始……
  我要做一个开心的人。

  那种半夜因为窒息醒来后大口喘气掉眼泪的感觉。
  不会有 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
  抑郁了这么久,
  才知道原来我喜欢光。

  知道那种光吗?
  每一天早晨和晚上才会看到的光
  暖黄色的 柔软的
  能救我命的
  那种光。
 
  、
  忘了是周几了,有一个女孩对我说
  “你适合光。”
  我转过身去,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是啊
  我热爱光
  我适合光

  、
  我要站在光下腐烂掉

  、
  运动会的时候,我坐在台阶上,耳旁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传来一阵阵的歌声,我抬起手想捂住耳朵,
  然后我看到一个男生在传接力棒的瞬间,朝接棒的男生大声的喊了一声
  “我们是第一啊!”
  然后接棒的男孩跑了第一。
  许许多多的人再为他们欢呼 呐喊 喝彩。
  我的手慢慢放下,低头擦了眼泪。

  你们是第一。
  现在,以后,永远都是。
 
  、
  总有一天
  我也是。

  、
  我啊,以前学习可差啦。
  幼儿园的时候,第一次写作业,老师说,写的好的宝宝呢,老师给你们在本子的后面画小精灵丘比特。
  我兴冲冲的拿回家,可是我不会写字母。
  我把字母全部都写错了。
  老师给每一个都画了丘比特,可是没有我。
  我拿着作业本,站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抑郁这种东西,早就在我心里扎了根。

  当天晚上我把作业本拿回家,哭着给妈妈说,我没有小精灵。
  然后妈妈拿过我的作业本,给我画了一个和老师画的一模一样的丘比特。
  却比任何人的都好看。
 
  我可以百分百确定的 为数不多的事中。
  妈妈,
  你爱我是第一件。
  我爱你是第二件。

  、
  第二天我把作业本拿到幼儿园,一天都没有拿出来。
 
  你知道吗?
  我怕。
  我不敢。
 
  自卑这种东西,也是扎了根的。

  你对我的爱,我连展示出来给全世界看的勇气都没有。

  、
  这是件我一想想就会流泪的事情。
  我一直都忘不掉的事情,分明那个时候好小,连字母都不会写。
 
  可是记得好清楚好清楚,我一直都忘不掉。
  我甚至还记得那个丘比特的模样。

  我早就不需要在本子上画玩偶了。 
  我也早就会写字母了。
  可是当时的那种情绪却一直在我身边。
  我流泪,是因为我可怜我自己。
  我流泪,是因为想起来妈妈给我画画时,柔和的侧脸。

  、
  从明天起。
  我要做一个。
  开心的人。
  对每一个人的爱与感动,不在去逃避。
  不要总说,我习惯一个人了。
  我不习惯,也不喜欢。
  不是吗?
 
  、
  如果我不是我
  如果我是别人
  如果我遇见我自己。
 
  我会对自己笑
  站到光下
  比光还要柔和。
 
 
 

出租/

  1.
  出租车停下来,然后有个男孩上了车,坐到前座上。
  我打住了和朋友的话题,抬头看了眼他。
 
  视线就没有再收回来。

  2.
  你知道吗?
  昨天有个同班的女孩和我说她喜欢的男生。
  她每一句话的句式差不多都是
  “你知道吗?他其实是这样那样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3.
  下出租车的时候 偷偷付了他忘记的车钱
  然后故意和他一起下车
  背对着朝不同的方向走
  我走了好久好久才看到家

  4.
  “其实我认识他啊。”
  ——我也喜欢他。
 
  “我初中和他是同班同学。”
  ——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

  “不过我对他没什么印象,没说过话。”
  ——我都记得,关于他的什么都印象深刻

  “所以你别问我啦,我也不知道。”
  ——所以你别和我说了。
  ——求求你了,我都知道的事情
  ——别一遍一遍用激动的语气说了

  5.
  女孩走前我说
  “你很像一个我认识的人啊。”
  女孩没有在意,仍然沉浸在她的喜欢里。

  很像很像我。
  像初中时候的我。
  情绪都会写在脸上的我。

  而不是现在这个,等女孩走了,才发现手心已经被掐出紫红色痕迹的我。

  6.
  很喜欢的剧已经结局了。
  政治地理的小考已经结束了。
  仅仅半天都假期已经结束了。
 
  我告诉自己
  停一下,叹口气,然后继续走。

  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下一次,我还会为了你而提前下车吗?
  还有机会吗?

 

 

 

 

下雨/

  1.
  吴邪曾经对黎簇说过
  “别觉得我肉麻,我想和你有下辈子。”
  黎簇窝在吴邪的怀里,喃喃的问“那我们在哪里开始遇见?”
  吴邪笑着说话,声音痒痒的,黎簇半睡半醒着没能听清。

  2.
  吴邪觉着自己最近被人跟踪了。
  不过确实,毕竟自己几天前才和三叔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墓,认识了一帮奇奇怪怪的人,人生是该有点变化了。
  被人跟踪这种炫酷吊炸天的事情,是应该有一有了。
  吴邪越想越觉着激动,跟就跟吧,老子就是与众不同。
  可是吴邪失算了,跟着他的不是什么黑帮大佬,也不是什么盗墓贼,只是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小屁孩。
  一个穿的与现在格格不入的小屁孩。

  3.
  黎簇和吴邪是在西湖边遇见的,准确的说,是在吴邪的古董铺子门口。
  那天早上下着绵绵细雨,吴邪搬着椅子坐在铺子门口,很远就看到了黎簇。
  那个孩子就站在离他一百米的地方看着他,如果吴邪可以看清他的表情,会发现他脸上贪恋的神情。
  那个孩子站在那里,仿佛和清晨的细雨融在一起。
  吴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慌,他一下子站起来跑过去,在跑到离黎簇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吴邪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黎簇脸上的表情已经收起来了,安安静静的看着吴邪。
  吴邪有点尴尬的挠挠头,问“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你父母呢?”
  面前的男孩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说“失散了。”
  “什么?”
  “我和爸妈来杭州玩,结果失散了,我没有认识的人,只能跟着你了。”
  吴邪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一直跟着我的人是你啊!可是小子你搞错了吧,我也不认识你啊。”
  面前的男孩愣了愣,摸了摸鼻子缓过来“哦对,你不认识我。”
  “什么?”
  “我是说”黎簇抬头盯着吴邪“你长得很像我爸爸。”
  吴邪一下子跳起来“喂你小子也就小我几岁啊,我长得这么老啊?”
  黎簇看着吴邪,笑出声音来。
  所以黎簇留给吴邪的第一印象就是,笑起来真好看。
  在雨天里像阳光。
  吴邪心跳被融到这阳光里。

  4.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吴邪带着黎簇逛遍了他所知道的杭州最好玩儿的地方。
  他知道了这个小孩儿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黎簇。
  他给黎簇讲他第一次下墓遇到的事情,讲三叔,张起灵,胖子。吴邪发现黎簇好像很喜欢他的故事,这让他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
  吴邪觉得和黎簇在一起特别特别的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就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黎簇告诉他,他该回去了。
  吴邪这才反应过来,黎簇是要回家的。
  那一天晚上也下着雨,吴邪和黎簇在一个大拱桥下吃泡面。雨声很大,吴邪和黎簇要靠的很近才可以听见对方的话,吃完泡面他们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喝汤。
  黎簇就是这个时候说的这句话。
  “我啊,有个很爱的人。”
  黎簇继续说。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爱。”
  吴邪承认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很难受,比知道黎簇走了还要难受,于是他立刻顶回去
  “我懂的。”黎簇转过头盯住吴邪。
  吴邪发现黎簇总是爱这么盯着自己看,有些时候吴邪也看不懂黎簇眼神里的感情是什么,只是今天忽然觉得有些恍惚,于是他别开头,没有去看黎簇。
  “那个人,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恨死他了,他也不待见我,我们就这样呆了一段时间,在沙漠里。”
  吴邪转头看黎簇。
  “然后慢慢的,我发现他是个特别特别温柔的人,我从小到大,还没有遇见那么温柔的人。”
  “他有一个恐怖的计划,需要我帮他完成。”
  “我觉得我有义务去帮他。”
  “他的任务完成后,我们在一起了。”
  黎簇转过头和吴邪对视。
  “有一次,他说他要去一个地方,很危险的地方,我不同意,说他要是去,我就和他分手。他没管我觉得我在瞎闹脾气,就去了。”
  吴邪觉得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揉了一下,有股窒息的感觉漫了上来。
  吴邪问“她去了哪?”
  黎簇说“长白山。”
  吴邪问“然后呢?”
  黎簇耸耸肩膀“然后就分手了啊,我就来杭州和父母散心了,然后就遇见你了。”
  说完后,吴邪看着黎簇强忍的眼泪愣住了。
  “你说,他后悔了吗?”
  雨声已经停了,它成功的把这个肮脏的角落刷洗的很干净,如果抬起头,发现星星更亮了。
  在那片星空没有泻到的桥底下,吴邪捧着黎簇的脸,缓慢而又坚定的说
  “如果我是那个人,我一定会后悔的。”
 
  5.
  黎簇说谎了。
  不过这个真相却随着黎簇的忽然消失以一封信的形式留到了吴邪身边。
  “吴邪,我是黎簇。”
  信是这样开头的。
  “在你以后的人生里,你会经历许许多多不一样的冒险,遇到神奇的伙伴,也会为了一个人,失去你的天真无邪。”
  “那个人走后你会变得很可怕,你不停的找一个又一个的棋子完成你的计划,而我是最后一个。”
  “吴邪,你会遇见我。”
  “我们会在你的计划完成后在一起,然后你说你要去长白山,我不允许,我们分手了。”
  “第二天我出了车祸,我死了。”
  “听起来很扯淡,但我就是死了,被一辆货车碾过去,死的很惨。”
  “我是作为灵魂看到的,然后我在灵魂消散之前,来看过去的你。” 
  “过去的你真的很好,我发现我一点都怪不了你。”
  “其实我不想走的,我还想和你拿着地图去每一个景点玩儿,还想和你拍照。”
  “我还想和听你讲故事,还想和你坐在桥下吃泡面。”
  “我还想听你说,你后悔了,把我一个人丢掉,你后悔了。”
  “吴邪,我懂爱,真的。”
  “我懂的爱你。”

  6.
  道上的人都知道,吴家的小少奶奶死了。
  吴邪从长白山回来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月,几乎没怎么进食,最后住了院。
  吴邪躺在病床上,在一个雨天里,忽然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生命里有个男孩出现过。
  那个男孩的脸一直都很模糊。
  终于在黎簇死后慢慢的清晰过来。
  吴邪在那一瞬间忽然看清了黎簇的眼神。
  知道眼前这个人在不多看一眼,就再也看不到了,那种惶恐的眼神。
  黎簇抱着巨大贪恋、不舍和吴邪待在一起。那种情绪甚至超过了对吴邪的责怪。
  他不能把那种情绪表达出来,他知道眼前的人不认识他,所以他只能看着吴邪,追逐着他看。
  他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和他撒娇,他不能哭着对以前的吴邪说我想你了,我很害怕,我不想死。他只能说用故事的形式告诉吴邪,我爱一个人。
  那个人是你,但又不是你。
  但是吴邪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小屁孩不懂爱。
  黎簇揣着一颗真心,数着秒钟和吴邪待在一起,无非就是想听吴邪说一句,我后悔了。
  吴邪哭了,黎簇死后第一次哭了。
  他一个快四十岁的大人,伴着窗外的雨声,哭的像个孩子。

  7.
  “别觉得我肉麻,我想和你有下辈子。”

  “那我们在哪里开始遇见?”

  “在杭州吧,我的铺子边儿。”

  “那里是我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我想早点儿遇见你。”

  “我觉得下辈子啊,你站在那里光是笑一笑,我就会喜欢上你了。”

 
 
 

一周/

  、
  周一
  早上因为水房的值日,宿舍的一群人一起在还有十分钟上早课的时候走去教学楼。
  那条小路上人很多。
  太阳已经出来了,我穿着外套,没有感觉到冷。
  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新舍友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又笑又闹。
  到了班里后,发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看到我后打了招呼,有个女孩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的座位桌子上不知道谁给我放了一份早餐,用手去抓时,发现温温的。
  我拿起来,咬下去。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擦了很久,眼泪还是在流。

  、
  你知道吗?
  我每一天都起的好早啊,我起的时候,舍友都还在睡觉。
  我要一个人穿过那条小路,每一天早上都特别特别的冷。
  天还没有亮,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到了班里后,有几个人低头做着卷子,会有一个女孩看到我,对我点点头。
  然后我要去拿我的早餐。
  在被早餐烫到指尖的时候,开始我的一天。

  、
  我从上高中开始。
  我从搬家了开始。
  我从变得不一样开始。
  就很少像这样幸福的哭出来。
 
  、
  周二
  她的父亲去世了。
  我是个对生死比较冷漠的人,所以当看到你难过到崩溃的那一刻,我的心才像撕裂了一样难过起来。
  我是个不懂得安慰的人。
  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在你的生命里,什么作用都起不到。
  我连抱你都做不到。
  你是我生命里第一个用心崇拜的人,你写的文章是我活了这么多年一直在找的。
  我找到你了。
  我是不会放手的。
  天大的悲伤,过了,我还在。

  、
  周四
  我碰到他。
  我左手里拿了一桶泡面,上面放着英语的单词本,右手拿着一根雪糕。
  我抬头,看到他。
  我低头,把泡面夹到手臂中,想翻开英语单词本假装在读。
  我的动作很滑稽,朋友在那之后和我说。
  我的朋友不知道的是——
  我在假装看了几个单词后,抬头瞄他,发现他看着我,被我的动作逗笑了。
  我喜欢的人,放在心里许多年的人啊,
  他被我,没错是我,是我本人,
  逗笑了。
  笑了。
  滑稽怎么样,他因为我笑了。
  笑的特别特别好看。

 
 
 
 
 
 
 

逃跑/

  、
  一个人坐在车里
  外面的风吹的很大
  车身轻轻摇晃着
  很奇怪的想起来小时候奶奶家的摇篮,想起了奶奶。
  想起我五岁时我贪玩从楼梯上跌了下去受了伤,奶奶到了医院后抱住我不停的哭,然后拍着我的背,说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十几年了
  再也没有人为我自己犯下的错,流着泪给我道歉了。
 
  、
  呆了一个学期的男孩在开学第一天来收拾东西,要转学。
  许许多多的人围着他,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我没有说。
  放学倒垃圾时看到了他背着书包走出校门。
  我站在那里,意识到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和他见面了。
  后知后觉的难过起来。
  不是难过他的离开,而是难过我的生命中又出现了永远见不到面的人。

  、
  那个和我没怎么说过话的男孩
  我想把祝福送给你
  我希望你可以找到人生中的光
  不要像我一样走在黑暗里。
 
  、
  走在黑暗里
  我看到一个人
  我惊喜的走近她
  却发现那是过去的我自己,她笑着对我说,你快跑啊,我要抓住你了。
  被这个梦吓醒过。
  然后才发现
  原来我对过去的那个我的恐惧,和思念一样沉重。

  、
  过去的我。
  和现在的我是两个我。
  她成绩差劲,没有自控力,爱发脾气,总是动不动哭泣。
  她自卑到扭曲,总是被形形色色的人欺骗。
  可是她很活的很放松,每一天无忧无虑,心里的想法永远没有说的话多。
  她可以在每一个上学日坐在最后一排光明正大的看第一排的他,因此每一天都有了期待。
  这是天壤之别的两个人。

  、
  现在过去的那个我要追上现在的我了。
  我忽然转身跑起来。

 

携带/

  1.
  吴邪花了几个星期忙完手头的事后回到吴山居时,夜已经深了。
  他边想着明天下午一定要去接黎簇放学边打开门进到房间。
  一进到房间,吴邪的脸色忽然变了变。
  多年保持的警惕性告诉他,这个房间里现在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然后他听到有人在说话,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
  声音很熟悉。却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吴邪随着声音走到床边,伴着窗外偷洒进来月光看到了黎簇的脸。
  黎簇满头大汗,眉头紧紧的皱着。
  然后这个孩子嘴里,不停的,不停的,叫着吴邪的名字。
  吴邪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爬上床轻轻的抱住了他。
  心里酸的发紧。

  2.
  黎簇一模考的差劲到爆炸。
  知道成绩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无比庆幸吴邪现在出远门了。
  苏万问他的成绩,黎簇一巴掌挥开他,然后背上小书包逃到了吴山居。
  已经两天没去学校了,黎簇也不害臊,就说要给学业疲惫的自己放个假。
  吴山居的人暗地里没少为他这个解释翻白眼,可是毕竟是吴小佛爷的人,而且吴老奶奶可是把这个吴家的小少奶奶宠的不行,所以脸上还是得笑嘻嘻的称是。
  这也是黎簇喜欢待在吴山居的原因之一。
  有时候黎簇心里也会想,我也是有人罩着的了。然后就不要脸的傻乐个不停。

  开心归开心。
  可是当晚上躺在吴邪的床上时,心里还是会被想念折磨的快要窒息。
  毕竟只是个18岁的孩子,无比热烈的喜欢着的人,还是想要无时无刻待在他的身边。
  每一次看到校园里谈恋爱的小情侣身上和粘了强力胶一样腻歪在一起,黎簇虽然在心里嘲笑他们是凡人的恋爱,可是嘲笑完,还是会难过。
  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男人,有他自己的执念和要完成的事情,年龄比自己大很多,甚至有些时候都会因为这个在一些事情上有代沟,也因此吵过架。
  和他们太不一样了。
  黎簇时不时的会这么想,然后这些想法终于终止在了这个晚上。

  3.
  黎簇梦到了吴邪。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吴邪离开的这几个星期里,吴邪总是出现在他梦里。
  在这个梦里,吴邪出现在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那个地方美的不可思议,黎簇看到吴邪和胖子小哥在一个小平房里。
  他们三个坐在一颗大树下泡着脚,吴邪和胖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小哥偶尔会应一声。
  岁月静好,连风都很温柔。
  黎簇走过去,看着吴邪的脸。
  吴邪有点瘦了,身上随便穿了个短袖,脖子和锁骨敞出来,看着让人恍惚觉得是个少年人。
  然后吴邪歪了歪头,对胖子说吴奶奶又在催他结婚了。
  胖子问你这雨村里有没有你看上的姑娘啊?
  吴邪眯着眼睛盯着天空,忽然傻笑起来。
  胖子一下子坐起来,说你小子真的有看上的啦?
  吴邪笑着压低声音说,我觉得村头那个马尾辫女孩,看起来特别好看。
  胖子调侃吴邪追不上人家,两个人一句一句的斗嘴,旁边的小哥看着他们笑起来。
  黎簇傻了。
  黎簇想抓住吴邪,但是却总是抓空,黎簇急得想掉眼泪,他站在吴邪面前,努力的出现在吴邪的视线里。
  黎簇叫着,喊着,说吴邪,你看看我。
  你不要看那个马尾辫姑娘,你看看我。
  我是黎簇,你看看我啊。
  我在这里呢,我现在在你身边。
  然后某一个瞬间,黎簇忽然停了下来。
  他忽然意识到,他现在看到的,是吴邪如果没有遇见自己后的人生。
  无力感涌了上来,他蹲到地上,叫吴邪的名字,然后他感觉有人抱住了他。
  他睁开眼睛,从梦里醒来。
  黎簇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吴邪,笑着对自己说
  “黎簇,我看着你呢。”

  4.
  黎簇只愣了一秒钟,然后猛的翻了个身做到了吴邪身上,然后他看到吴邪下意识的扶住了他曾经受过伤的腿。
  黎簇鼻子一下子酸了起来。
  他揪着吴邪的领子,声音凶狠有带着哽咽“你还喜不喜欢那个马尾辫姑娘了?”
  “啥?”
  “说!喜不喜欢!”黎簇觉得脑子因为充血很疼,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手上的力道无意识的又重了几分,让吴邪有些喘不上气。
  “哪个姑娘啊?”
  “哪个?你还有几个姑娘啊!?”
  “得。”吴邪想“黎簇的阅读理解题一定是零蛋。”
  吴邪不想和黎簇闹了,他想把黎簇的手扒开,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孩子力气大的吓人。
  吴邪又不敢用力,黎簇之前被汪家人弄的那一身伤,已经让他心疼的快神志不清了,现在连句狠话都不舍的和这孩子说一句。
  可能就是因为太宠着了,现在这孩子都快骑到他身上了。
  哦不,已经骑到他身上了。
  吴邪只能忍着窒息感,拍拍黎簇的腿,说“我就你一个,哪来的什么马尾辫姑娘啊?”
  黎簇愣了愣,缓缓的把手放开,可是还是凶巴巴的说“就是那个村头的马尾辫姑娘啊。”
  吴邪被搞得莫名其妙,把手臂搭在眼睛上笑起来。
  黎簇被他笑的也感觉不好意思,就趴到他身上弹他的喉结,吴邪笑一声,他就弹一下。
  等吴邪终于不笑了,黎簇才小声的说“我刚才是做梦。”
  “猜出来了。”吴邪把手放到黎簇头上,轻轻的揉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想你就来了。”
  “考试考的怎么样?”
  黎簇一惊,连忙说“我腿好像有点疼。”
  吴邪叹了口气,知道这孩子没考好,但还是用另一只手去够他的腿,没够到,就放到他的腰上揉着。
  “吴邪。”黎簇用手撩开吴邪脖子后面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吻着他的脖子“你说你没有遇见我的话会怎么样?”
  吴邪想了想说“应该带着胖子小哥去雨村里待着过日子吧。”
  黎簇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感觉吴邪在他腰上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慢慢的摸着他背上的疤。
  “吴邪你的家人很爱你,你的兄弟也是。”
  黎簇抬起头看着吴邪的眼睛
  “可是我只有你爱我。”
  “我不管了,什么黏在一起啊,什么男的女的啊,什么代沟啊,我都不管了。”
  “吴邪我只要你。是你就好了。”
  “你如果真的想去雨村了,就把我带上,你去哪都把我带上,老子又不是没下过墓,危险的地方也能去。”
  “就是别离开我。”
  “也别去找村头的马尾辫姑娘,麻花辫姑娘也不行。”
 

  5.
  吴邪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他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太没有安全感还是不相信自己,让他又感动又心疼。
  吴邪缓缓的摸着他的背,背上还是有些可以摸出来的疤,都这么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养着了,怎么还是好不了。
  吴邪把黎簇的话在心里细细的咀嚼了一遍。然后拍拍黎簇的脸“我知道了,明天还要上学呢,睡吧。”
  黎簇摇摇头。
  黎簇的眼里闪着光。
  吴邪笑出来,假装可惜的叹气说“哎,想想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在西湖边第一次亲了你一口,你整个人红的我都想把你丢进西湖里让你降降温,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哎,以前那个纯真无邪的黎簇哪儿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现在,你下面……”
  “你在我身上趴那么久,还亲来亲去的,我不得有点反应意思意思啊。”
  黎簇骂吴邪厚脸皮。
  吴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着问“你们学校明天还放假吗?”
  黎簇吞了吞口水,心想我说放就放,然后点了点头。
  吴邪终于笑着把黎簇翻了个身压到身下。
 

  6.
  那天吴邪在他耳边说了好多话,黎簇朦朦胧胧的听到了几句

  吴邪说,黎簇我把你带着,你这辈子也别想甩了我
 
  吴邪说,黎簇你别长大了,别上学了,就在我吴山居住下

  吴邪说,黎簇你要相信我

  吴邪说,我不去找马尾辫姑娘,你也别去找
 
  吴邪说,黎簇我看着你呢

  吴邪说黎簇,黎簇,黎簇
  我想你了。
 
 
 
 
 

 

  因为明天就开学了,作为高三狗,答应过妈妈,也为了自己,明天就要住校开始封闭式的高三复习模式,与手机say goodbye了。
  邪簇一定会挤着时间写的,毕竟真的很爱他们,可是一定会很少很少有时间更文了。
  所以如果介意的话,可以取关了。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tag里再次相遇。
  从来没有写东西给别人看,有个本子来写同人,可是从来读者只有自己。所以这个cp对我意义重大啊。我爱死邪簇啦。 
  你们的评论真的有看好多遍,反反复复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所以在这里统一说 谢谢。
  因为生活中是个比较压抑的人,你们的喜欢带给我好大的动力,让我生活中竟然有了期待这种东西。
  我会记住一辈子。被人喜欢的感觉。
  我们一定会在tag里重遇的。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