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MW

写的日志肯定比同人要多

出租/

  1.
  出租车停下来,然后有个男孩上了车,坐到前座上。
  我打住了和朋友的话题,抬头看了眼他。
 
  视线就没有再收回来。

  2.
  你知道吗?
  昨天有个同班的女孩和我说她喜欢的男生。
  她每一句话的句式差不多都是
  “你知道吗?他其实是这样那样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3.
  下出租车的时候 偷偷付了他忘记的车钱
  然后故意和他一起下车
  背对着朝不同的方向走
  我走了好久好久才看到家

  4.
  “其实我认识他啊。”
  ——我也喜欢他。
 
  “我初中和他是同班同学。”
  ——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

  “不过我对他没什么印象,没说过话。”
  ——我都记得,关于他的什么都印象深刻

  “所以你别问我啦,我也不知道。”
  ——所以你别和我说了。
  ——求求你了,我都知道的事情
  ——别一遍一遍用激动的语气说了

  5.
  女孩走前我说
  “你很像一个我认识的人啊。”
  女孩没有在意,仍然沉浸在她的喜欢里。

  很像很像我。
  像初中时候的我。
  情绪都会写在脸上的我。

  而不是现在这个,等女孩走了,才发现手心已经被掐出紫红色痕迹的我。

  6.
  很喜欢的剧已经结局了。
  政治地理的小考已经结束了。
  仅仅半天都假期已经结束了。
 
  我告诉自己
  停一下,叹口气,然后继续走。

  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下一次,我还会为了你而提前下车吗?
  还有机会吗?

 

 

 

 

下雨/

  1.
  吴邪曾经对黎簇说过
  “别觉得我肉麻,我想和你有下辈子。”
  黎簇窝在吴邪的怀里,喃喃的问“那我们在哪里开始遇见?”
  吴邪笑着说话,声音痒痒的,黎簇半睡半醒着没能听清。

  2.
  吴邪觉着自己最近被人跟踪了。
  不过确实,毕竟自己几天前才和三叔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墓,认识了一帮奇奇怪怪的人,人生是该有点变化了。
  被人跟踪这种炫酷吊炸天的事情,是应该有一有了。
  吴邪越想越觉着激动,跟就跟吧,老子就是与众不同。
  可是吴邪失算了,跟着他的不是什么黑帮大佬,也不是什么盗墓贼,只是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小屁孩。
  一个穿的与现在格格不入的小屁孩。

  3.
  黎簇和吴邪是在西湖边遇见的,准确的说,是在吴邪的古董铺子门口。
  那天早上下着绵绵细雨,吴邪搬着椅子坐在铺子门口,很远就看到了黎簇。
  那个孩子就站在离他一百米的地方看着他,如果吴邪可以看清他的表情,会发现他脸上贪恋的神情。
  那个孩子站在那里,仿佛和清晨的细雨融在一起。
  吴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慌,他一下子站起来跑过去,在跑到离黎簇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吴邪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黎簇脸上的表情已经收起来了,安安静静的看着吴邪。
  吴邪有点尴尬的挠挠头,问“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你父母呢?”
  面前的男孩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说“失散了。”
  “什么?”
  “我和爸妈来杭州玩,结果失散了,我没有认识的人,只能跟着你了。”
  吴邪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一直跟着我的人是你啊!可是小子你搞错了吧,我也不认识你啊。”
  面前的男孩愣了愣,摸了摸鼻子缓过来“哦对,你不认识我。”
  “什么?”
  “我是说”黎簇抬头盯着吴邪“你长得很像我爸爸。”
  吴邪一下子跳起来“喂你小子也就小我几岁啊,我长得这么老啊?”
  黎簇看着吴邪,笑出声音来。
  所以黎簇留给吴邪的第一印象就是,笑起来真好看。
  在雨天里像阳光。
  吴邪心跳被融到这阳光里。

  4.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吴邪带着黎簇逛遍了他所知道的杭州最好玩儿的地方。
  他知道了这个小孩儿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黎簇。
  他给黎簇讲他第一次下墓遇到的事情,讲三叔,张起灵,胖子。吴邪发现黎簇好像很喜欢他的故事,这让他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
  吴邪觉得和黎簇在一起特别特别的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就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黎簇告诉他,他该回去了。
  吴邪这才反应过来,黎簇是要回家的。
  那一天晚上也下着雨,吴邪和黎簇在一个大拱桥下吃泡面。雨声很大,吴邪和黎簇要靠的很近才可以听见对方的话,吃完泡面他们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喝汤。
  黎簇就是这个时候说的这句话。
  “我啊,有个很爱的人。”
  黎簇继续说。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爱。”
  吴邪承认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很难受,比知道黎簇走了还要难受,于是他立刻顶回去
  “我懂的。”黎簇转过头盯住吴邪。
  吴邪发现黎簇总是爱这么盯着自己看,有些时候吴邪也看不懂黎簇眼神里的感情是什么,只是今天忽然觉得有些恍惚,于是他别开头,没有去看黎簇。
  “那个人,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恨死他了,他也不待见我,我们就这样呆了一段时间,在沙漠里。”
  吴邪转头看黎簇。
  “然后慢慢的,我发现他是个特别特别温柔的人,我从小到大,还没有遇见那么温柔的人。”
  “他有一个恐怖的计划,需要我帮他完成。”
  “我觉得我有义务去帮他。”
  “他的任务完成后,我们在一起了。”
  黎簇转过头和吴邪对视。
  “有一次,他说他要去一个地方,很危险的地方,我不同意,说他要是去,我就和他分手。他没管我觉得我在瞎闹脾气,就去了。”
  吴邪觉得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揉了一下,有股窒息的感觉漫了上来。
  吴邪问“她去了哪?”
  黎簇说“长白山。”
  吴邪问“然后呢?”
  黎簇耸耸肩膀“然后就分手了啊,我就来杭州和父母散心了,然后就遇见你了。”
  说完后,吴邪看着黎簇强忍的眼泪愣住了。
  “你说,他后悔了吗?”
  雨声已经停了,它成功的把这个肮脏的角落刷洗的很干净,如果抬起头,发现星星更亮了。
  在那片星空没有泻到的桥底下,吴邪捧着黎簇的脸,缓慢而又坚定的说
  “如果我是那个人,我一定会后悔的。”
 
  5.
  黎簇说谎了。
  不过这个真相却随着黎簇的忽然消失以一封信的形式留到了吴邪身边。
  “吴邪,我是黎簇。”
  信是这样开头的。
  “在你以后的人生里,你会经历许许多多不一样的冒险,遇到神奇的伙伴,也会为了一个人,失去你的天真无邪。”
  “那个人走后你会变得很可怕,你不停的找一个又一个的棋子完成你的计划,而我是最后一个。”
  “吴邪,你会遇见我。”
  “我们会在你的计划完成后在一起,然后你说你要去长白山,我不允许,我们分手了。”
  “第二天我出了车祸,我死了。”
  “听起来很扯淡,但我就是死了,被一辆货车碾过去,死的很惨。”
  “我是作为灵魂看到的,然后我在灵魂消散之前,来看过去的你。” 
  “过去的你真的很好,我发现我一点都怪不了你。”
  “其实我不想走的,我还想和你拿着地图去每一个景点玩儿,还想和你拍照。”
  “我还想和听你讲故事,还想和你坐在桥下吃泡面。”
  “我还想听你说,你后悔了,把我一个人丢掉,你后悔了。”
  “吴邪,我懂爱,真的。”
  “我懂的爱你。”

  6.
  道上的人都知道,吴家的小少奶奶死了。
  吴邪从长白山回来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月,几乎没怎么进食,最后住了院。
  吴邪躺在病床上,在一个雨天里,忽然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生命里有个男孩出现过。
  那个男孩的脸一直都很模糊。
  终于在黎簇死后慢慢的清晰过来。
  吴邪在那一瞬间忽然看清了黎簇的眼神。
  知道眼前这个人在不多看一眼,就再也看不到了,那种惶恐的眼神。
  黎簇抱着巨大贪恋、不舍和吴邪待在一起。那种情绪甚至超过了对吴邪的责怪。
  他不能把那种情绪表达出来,他知道眼前的人不认识他,所以他只能看着吴邪,追逐着他看。
  他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和他撒娇,他不能哭着对以前的吴邪说我想你了,我很害怕,我不想死。他只能说用故事的形式告诉吴邪,我爱一个人。
  那个人是你,但又不是你。
  但是吴邪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小屁孩不懂爱。
  黎簇揣着一颗真心,数着秒钟和吴邪待在一起,无非就是想听吴邪说一句,我后悔了。
  吴邪哭了,黎簇死后第一次哭了。
  他一个快四十岁的大人,伴着窗外的雨声,哭的像个孩子。

  7.
  “别觉得我肉麻,我想和你有下辈子。”

  “那我们在哪里开始遇见?”

  “在杭州吧,我的铺子边儿。”

  “那里是我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我想早点儿遇见你。”

  “我觉得下辈子啊,你站在那里光是笑一笑,我就会喜欢上你了。”

 
 
 

一周/

  、
  周一
  早上因为水房的值日,宿舍的一群人一起在还有十分钟上早课的时候走去教学楼。
  那条小路上人很多。
  太阳已经出来了,我穿着外套,没有感觉到冷。
  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新舍友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又笑又闹。
  到了班里后,发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看到我后打了招呼,有个女孩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的座位桌子上不知道谁给我放了一份早餐,用手去抓时,发现温温的。
  我拿起来,咬下去。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擦了很久,眼泪还是在流。

  、
  你知道吗?
  我每一天都起的好早啊,我起的时候,舍友都还在睡觉。
  我要一个人穿过那条小路,每一天早上都特别特别的冷。
  天还没有亮,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到了班里后,有几个人低头做着卷子,会有一个女孩看到我,对我点点头。
  然后我要去拿我的早餐。
  在被早餐烫到指尖的时候,开始我的一天。

  、
  我从上高中开始。
  我从搬家了开始。
  我从变得不一样开始。
  就很少像这样幸福的哭出来。
 
  、
  周二
  她的父亲去世了。
  我是个对生死比较冷漠的人,所以当看到你难过到崩溃的那一刻,我的心才像撕裂了一样难过起来。
  我是个不懂得安慰的人。
  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在你的生命里,什么作用都起不到。
  我连抱你都做不到。
  你是我生命里第一个用心崇拜的人,你写的文章是我活了这么多年一直在找的。
  我找到你了。
  我是不会放手的。
  天大的悲伤,过了,我还在。

  、
  周四
  我碰到他。
  我左手里拿了一桶泡面,上面放着英语的单词本,右手拿着一根雪糕。
  我抬头,看到他。
  我低头,把泡面夹到手臂中,想翻开英语单词本假装在读。
  我的动作很滑稽,朋友在那之后和我说。
  我的朋友不知道的是——
  我在假装看了几个单词后,抬头瞄他,发现他看着我,被我的动作逗笑了。
  我喜欢的人,放在心里许多年的人啊,
  他被我,没错是我,是我本人,
  逗笑了。
  笑了。
  滑稽怎么样,他因为我笑了。
  笑的特别特别好看。

 
 
 
 
 
 
 

逃跑/

  、
  一个人坐在车里
  外面的风吹的很大
  车身轻轻摇晃着
  很奇怪的想起来小时候奶奶家的摇篮,想起了奶奶。
  想起我五岁时我贪玩从楼梯上跌了下去受了伤,奶奶到了医院后抱住我不停的哭,然后拍着我的背,说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十几年了
  再也没有人为我自己犯下的错,流着泪给我道歉了。
 
  、
  呆了一个学期的男孩在开学第一天来收拾东西,要转学。
  许许多多的人围着他,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我没有说。
  放学倒垃圾时看到了他背着书包走出校门。
  我站在那里,意识到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和他见面了。
  后知后觉的难过起来。
  不是难过他的离开,而是难过我的生命中又出现了永远见不到面的人。

  、
  那个和我没怎么说过话的男孩
  我想把祝福送给你
  我希望你可以找到人生中的光
  不要像我一样走在黑暗里。
 
  、
  走在黑暗里
  我看到一个人
  我惊喜的走近她
  却发现那是过去的我自己,她笑着对我说,你快跑啊,我要抓住你了。
  被这个梦吓醒过。
  然后才发现
  原来我对过去的那个我的恐惧,和思念一样沉重。

  、
  过去的我。
  和现在的我是两个我。
  她成绩差劲,没有自控力,爱发脾气,总是动不动哭泣。
  她自卑到扭曲,总是被形形色色的人欺骗。
  可是她很活的很放松,每一天无忧无虑,心里的想法永远没有说的话多。
  她可以在每一个上学日坐在最后一排光明正大的看第一排的他,因此每一天都有了期待。
  这是天壤之别的两个人。

  、
  现在过去的那个我要追上现在的我了。
  我忽然转身跑起来。

 

携带/

  1.
  吴邪花了几个星期忙完手头的事后回到吴山居时,夜已经深了。
  他边想着明天下午一定要去接黎簇放学边打开门进到房间。
  一进到房间,吴邪的脸色忽然变了变。
  多年保持的警惕性告诉他,这个房间里现在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然后他听到有人在说话,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
  声音很熟悉。却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吴邪随着声音走到床边,伴着窗外偷洒进来月光看到了黎簇的脸。
  黎簇满头大汗,眉头紧紧的皱着。
  然后这个孩子嘴里,不停的,不停的,叫着吴邪的名字。
  吴邪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爬上床轻轻的抱住了他。
  心里酸的发紧。

  2.
  黎簇一模考的差劲到爆炸。
  知道成绩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无比庆幸吴邪现在出远门了。
  苏万问他的成绩,黎簇一巴掌挥开他,然后背上小书包逃到了吴山居。
  已经两天没去学校了,黎簇也不害臊,就说要给学业疲惫的自己放个假。
  吴山居的人暗地里没少为他这个解释翻白眼,可是毕竟是吴小佛爷的人,而且吴老奶奶可是把这个吴家的小少奶奶宠的不行,所以脸上还是得笑嘻嘻的称是。
  这也是黎簇喜欢待在吴山居的原因之一。
  有时候黎簇心里也会想,我也是有人罩着的了。然后就不要脸的傻乐个不停。

  开心归开心。
  可是当晚上躺在吴邪的床上时,心里还是会被想念折磨的快要窒息。
  毕竟只是个18岁的孩子,无比热烈的喜欢着的人,还是想要无时无刻待在他的身边。
  每一次看到校园里谈恋爱的小情侣身上和粘了强力胶一样腻歪在一起,黎簇虽然在心里嘲笑他们是凡人的恋爱,可是嘲笑完,还是会难过。
  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男人,有他自己的执念和要完成的事情,年龄比自己大很多,甚至有些时候都会因为这个在一些事情上有代沟,也因此吵过架。
  和他们太不一样了。
  黎簇时不时的会这么想,然后这些想法终于终止在了这个晚上。

  3.
  黎簇梦到了吴邪。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吴邪离开的这几个星期里,吴邪总是出现在他梦里。
  在这个梦里,吴邪出现在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那个地方美的不可思议,黎簇看到吴邪和胖子小哥在一个小平房里。
  他们三个坐在一颗大树下泡着脚,吴邪和胖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小哥偶尔会应一声。
  岁月静好,连风都很温柔。
  黎簇走过去,看着吴邪的脸。
  吴邪有点瘦了,身上随便穿了个短袖,脖子和锁骨敞出来,看着让人恍惚觉得是个少年人。
  然后吴邪歪了歪头,对胖子说吴奶奶又在催他结婚了。
  胖子问你这雨村里有没有你看上的姑娘啊?
  吴邪眯着眼睛盯着天空,忽然傻笑起来。
  胖子一下子坐起来,说你小子真的有看上的啦?
  吴邪笑着压低声音说,我觉得村头那个马尾辫女孩,看起来特别好看。
  胖子调侃吴邪追不上人家,两个人一句一句的斗嘴,旁边的小哥看着他们笑起来。
  黎簇傻了。
  黎簇想抓住吴邪,但是却总是抓空,黎簇急得想掉眼泪,他站在吴邪面前,努力的出现在吴邪的视线里。
  黎簇叫着,喊着,说吴邪,你看看我。
  你不要看那个马尾辫姑娘,你看看我。
  我是黎簇,你看看我啊。
  我在这里呢,我现在在你身边。
  然后某一个瞬间,黎簇忽然停了下来。
  他忽然意识到,他现在看到的,是吴邪如果没有遇见自己后的人生。
  无力感涌了上来,他蹲到地上,叫吴邪的名字,然后他感觉有人抱住了他。
  他睁开眼睛,从梦里醒来。
  黎簇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吴邪,笑着对自己说
  “黎簇,我看着你呢。”

  4.
  黎簇只愣了一秒钟,然后猛的翻了个身做到了吴邪身上,然后他看到吴邪下意识的扶住了他曾经受过伤的腿。
  黎簇鼻子一下子酸了起来。
  他揪着吴邪的领子,声音凶狠有带着哽咽“你还喜不喜欢那个马尾辫姑娘了?”
  “啥?”
  “说!喜不喜欢!”黎簇觉得脑子因为充血很疼,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手上的力道无意识的又重了几分,让吴邪有些喘不上气。
  “哪个姑娘啊?”
  “哪个?你还有几个姑娘啊!?”
  “得。”吴邪想“黎簇的阅读理解题一定是零蛋。”
  吴邪不想和黎簇闹了,他想把黎簇的手扒开,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孩子力气大的吓人。
  吴邪又不敢用力,黎簇之前被汪家人弄的那一身伤,已经让他心疼的快神志不清了,现在连句狠话都不舍的和这孩子说一句。
  可能就是因为太宠着了,现在这孩子都快骑到他身上了。
  哦不,已经骑到他身上了。
  吴邪只能忍着窒息感,拍拍黎簇的腿,说“我就你一个,哪来的什么马尾辫姑娘啊?”
  黎簇愣了愣,缓缓的把手放开,可是还是凶巴巴的说“就是那个村头的马尾辫姑娘啊。”
  吴邪被搞得莫名其妙,把手臂搭在眼睛上笑起来。
  黎簇被他笑的也感觉不好意思,就趴到他身上弹他的喉结,吴邪笑一声,他就弹一下。
  等吴邪终于不笑了,黎簇才小声的说“我刚才是做梦。”
  “猜出来了。”吴邪把手放到黎簇头上,轻轻的揉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想你就来了。”
  “考试考的怎么样?”
  黎簇一惊,连忙说“我腿好像有点疼。”
  吴邪叹了口气,知道这孩子没考好,但还是用另一只手去够他的腿,没够到,就放到他的腰上揉着。
  “吴邪。”黎簇用手撩开吴邪脖子后面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吻着他的脖子“你说你没有遇见我的话会怎么样?”
  吴邪想了想说“应该带着胖子小哥去雨村里待着过日子吧。”
  黎簇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感觉吴邪在他腰上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慢慢的摸着他背上的疤。
  “吴邪你的家人很爱你,你的兄弟也是。”
  黎簇抬起头看着吴邪的眼睛
  “可是我只有你爱我。”
  “我不管了,什么黏在一起啊,什么男的女的啊,什么代沟啊,我都不管了。”
  “吴邪我只要你。是你就好了。”
  “你如果真的想去雨村了,就把我带上,你去哪都把我带上,老子又不是没下过墓,危险的地方也能去。”
  “就是别离开我。”
  “也别去找村头的马尾辫姑娘,麻花辫姑娘也不行。”
 

  5.
  吴邪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他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太没有安全感还是不相信自己,让他又感动又心疼。
  吴邪缓缓的摸着他的背,背上还是有些可以摸出来的疤,都这么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养着了,怎么还是好不了。
  吴邪把黎簇的话在心里细细的咀嚼了一遍。然后拍拍黎簇的脸“我知道了,明天还要上学呢,睡吧。”
  黎簇摇摇头。
  黎簇的眼里闪着光。
  吴邪笑出来,假装可惜的叹气说“哎,想想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在西湖边第一次亲了你一口,你整个人红的我都想把你丢进西湖里让你降降温,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哎,以前那个纯真无邪的黎簇哪儿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现在,你下面……”
  “你在我身上趴那么久,还亲来亲去的,我不得有点反应意思意思啊。”
  黎簇骂吴邪厚脸皮。
  吴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着问“你们学校明天还放假吗?”
  黎簇吞了吞口水,心想我说放就放,然后点了点头。
  吴邪终于笑着把黎簇翻了个身压到身下。
 

  6.
  那天吴邪在他耳边说了好多话,黎簇朦朦胧胧的听到了几句

  吴邪说,黎簇我把你带着,你这辈子也别想甩了我
 
  吴邪说,黎簇你别长大了,别上学了,就在我吴山居住下

  吴邪说,黎簇你要相信我

  吴邪说,我不去找马尾辫姑娘,你也别去找
 
  吴邪说,黎簇我看着你呢

  吴邪说黎簇,黎簇,黎簇
  我想你了。
 
 
 
 
 

 

  因为明天就开学了,作为高三狗,答应过妈妈,也为了自己,明天就要住校开始封闭式的高三复习模式,与手机say goodbye了。
  邪簇一定会挤着时间写的,毕竟真的很爱他们,可是一定会很少很少有时间更文了。
  所以如果介意的话,可以取关了。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tag里再次相遇。
  从来没有写东西给别人看,有个本子来写同人,可是从来读者只有自己。所以这个cp对我意义重大啊。我爱死邪簇啦。 
  你们的评论真的有看好多遍,反反复复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所以在这里统一说 谢谢。
  因为生活中是个比较压抑的人,你们的喜欢带给我好大的动力,让我生活中竟然有了期待这种东西。
  我会记住一辈子。被人喜欢的感觉。
  我们一定会在tag里重遇的。相信我。

书店/

  、
  那个男孩从我进书店时就在小声哭,我选好书后,他终于抬起头,满脸泪痕,对图书馆管理员说,
  你们放过我吧。

  、
  为什么?
  我出了书店后一直在想。
  近200元的4本书,他为什么要偷。
 
  、
  他一直在哭,管理员说你给你的妈妈打电话,我不会告诉她你偷了书。
  男孩说,你撒谎,你放过我吧。
  管理员逼他打了电话,然后对男孩的妈妈说
  你儿子偷了书,你来一下。
 
  那一瞬间,男孩叫了一声
  开始用头撞墙。
  没有人拦他。
  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自己。
 
  在我跑过去的前一秒。
  他停下来,开始撕心裂肺的哭。

  我看清楚了。
  那就是我自己。
 
  、
  他的妈妈很温柔
  付了钱后捧着他儿子的脸,摸着他肿起的额头说,你以后缺钱一定要和妈妈说,好不好?
  管理员也温柔的说
  以后不要这么做啦,要站起来,跌倒了,就要站起来。
  我看着他们,觉得这个世界无聊至极。
  每个人都虚伪。
  包括我自己。
  
  、
  我在这里看别人的故事。
  心里百感交集。
  我凭什么,在这里猜测别人的人生。
  我自己的,我都没搞清楚。
 
  、
  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长大。
  然后你们举杯庆祝,说我终于长大啦。
  你们也放过我吧。
  但是我不像那个男孩,
  我没有胆子说。
  永远都不可能有。
 

安定/

  1.
  黎簇是被风吹醒的。
  正午的风并不大,从窗户缓缓吹进来,一波一波的拍打在黎簇身上刚刚好。
  黎簇揉着眼睛,发现吴邪不在身边。
  他赤脚在房子里走着,终于看到厨房里做午饭的吴邪。
  吴邪做饭时很安静,系着围裙的样子特别有魅力,黎簇觉得自己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他拖着脚丫,走进厨房里,张开手臂,向吴邪讨抱。
 
  2.
  抱没讨着,吴邪看到他光着脚,连忙放下锅铲把他从腋下架起来,放到冰柜上坐着。
  “别光着脚走,感冒。”
  黎簇笑“你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
  吴邪叹气“也就对你这样了,你还嫌。”
  黎簇不说话了,看着吴邪转过去炒菜的背影,缓缓的说话,语气有点委屈
  “吴邪,你是不是又要下墓了。”
  吴邪的背影顿了顿“胖子给你说的?”
  黎簇低头盯着脚尖,没说话。
  “会安全回来的,我保证。”
  吴邪往菜里倒上水,盖上锅盖,这才抓住空闲时间转过身好好看黎簇。
  “你说你三天两头的就往胖子那里跑,都干些什么呀?”
  说起这个黎簇的心情好像一下子乌云转晴了,一下子抬起头,看着吴邪,两条腿一晃一晃的
  “说好多啊,胖子经常和我说你以前的事情,我的天,说的可刺激了,有时候我都觉得他在瞎编。”
  “你别听他瞎说,他就是在瞎编。”吴邪拿了块胡萝卜喂到黎簇嘴里,然后抓住他乱晃的脚裸。
  “我也觉得他在瞎说,他给自己加好多戏,我本来是想多听听你的过去,结果一个多星期,净听他在那里吹牛了。”
  男孩吃着东西,话说的有些不清楚,可是吴邪还是听到一句,我想听听你的过去,像是说到他的心里。
  吴邪伸出手磨蹭黎簇的脚裸,看着黎簇一鼓一鼓的腮帮,笑起来。
  他感觉做到冰柜上的男孩,也像是坐到了他的心尖上。
  吴邪凑过去,亲了亲黎簇的耳朵,柔柔的问
  “为什么想了解我的过去?”

  3.
  “你们三个……关系很好。”
  黎簇忽然觉得委屈,吴邪蹭他的耳朵,那股柔情劲让他的委屈一下子翻腾起来。
  “我不是,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好多我都不知道,我是后面才认识你,进到你生命里。”
  吴邪抬起手,轻轻的捏了捏黎簇的脸
  “你是后面进来的,然后一进来就占满了我的整个余生。”
  黎簇侧过脸,看着吴邪的眼睛,眼神里的欣喜一眼可见。
  吴邪揉着他的脚裸,叹了口气,开始碎碎的吻他的脸。
  “我们是过命的兄弟,我每次看到他们两个,我就想为了他们什么都做,我往危险里冲,我只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为了这个我把命搭进去我也一点都不会后悔。”
  吴邪看到黎簇安静下来,眼神淡淡的难过
  “可是我遇见你,我就只想找个屋子,安静的和你住下来。”
  黎簇看着吻他下巴的吴邪,有点发愣。
  几乎是下一秒,黎簇捏住了吴邪的下巴问
  “然后呢?”

  4.
  “然后?”
  吴邪想了想
  “然后我们不要去任何危险的地方了,你上高中,我工作来养你,你上大学,我就天天在家等着你放假。”
  “你毕业后有出息了,我就什么也不干了,当个大爷,你来养我。”
  “我们闲了泡脚,把胖子小哥叫上,我们一起聊天。”
  “我们两个也可以一起去旅游。”
  “死在一起,坟墓也在一起。”
  吴邪想着,说着,吻着。说到后面就只想把黎簇抱回房间的床上,只想做,什么也不想说了。
  可是黎簇还在不依不饶的问他
  “然后呢?吴邪,然后我们干什么?”
  吴邪笑着吻他眼睛
  “然后我们就死了啊,还能干什么?”
  黎簇停了停,想了好久缓慢的、坚定的说
  “吴邪,我做鬼了也不放过你。”
  吴邪笑“求之不得。”

  5.
  吴邪和黎簇吃着一桌子糊了的饭菜时,黎簇笑个不停。
  吴邪脸上也挂不住,到后面黎簇一笑,吴邪就扬起筷子要打他。
  黎簇憋着笑,摇晃着脚丫啃着糊饭。
  吴邪盯着黎簇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
  “黎簇,这次我回来后,我们去旅游吧。”
  黎簇一下子抬起头,眼神亮起来,笑容绽开。
  这次吴邪没有要打他,反而看着他的眼睛也笑了。

  6.
  我们去草原上吧。

  重复着走我们一同走过的路。

  踩过倒下又站起的青草。

  然后我一定会时不时的转过身,呼喊你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

  风和日暖。

  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允许/

  1.
  上课零声响了两声就断了。
  黎簇靠在学校操场的大树下,觉得后脑勺被树皮硌得生疼。
  操场上的人很多,成群结伴的,闹成一团。 
  黎簇看着他们,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2.
  今天是家长会,黎簇昨晚看了眼在客厅喝酒的老爸,什么话都没说就锁上了房门。
  并没有让老爸参加的打算。
  今天一定会被老师骂,然后叫家长,紧接着就是被老爸打。
  完全可以推算出来的事情。
  黎簇自嘲的笑了。
  好不甘心啊,他想。分明之前经历了那么不一样的冒险,可是现在还是重复着这样的人生。
 
  远处苏万跑过来,对着黎簇嚷嚷起来“鸭梨我都说了让你随便买一个人充当你老爸,你看你不听,肯定要被骂了。”
  苏万叹口气
  “你后悔吧?”
  黎簇抬起头,风把刘海吹起来,露出了寂静的眼睛。

  3.
  “黎簇,我这话就问你一遍。”
  吴邪曾经说过
  “我们在一起吧,好吗?”
 
  为什么拒绝呢?
  黎簇揉着眼睛想。
  哦,应该是被吼完滚以后,自尊心在作怪,于是在那之后吴邪的忽然告白,他同样以滚这个字吼回去。
  爽吗?
  爽!
  那之后呢?意识到自己不管怎么样都找不到吴邪了,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失望吗?
  后悔吗?

  4.
  “我后悔了。”
  黎簇对苏万说,越揉眼睛发现眼泪越多。
  “我真的后悔了。”

  5.
  家长会在两个小时后开完,黎簇被苏万拽回了班里,在走廊里碰到了班主任,黎簇下意识要跑,就听到班主任说“黎簇,你的情况我都和你叔叔说了。以后让他多督促你一点,高考还是有希望的。”
  叔叔?
  黎簇刚想问什么,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人,张开的嘴就忘了合上。
 
  6.
  “你怎么知道我家长会?”
  “你每天几点撒尿我都知道。”
  黎簇一个没忍住笑起来。
  “你跟踪我啊?”
  吴邪奇迹般的没说话,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是在不好意思吗?黎簇想。
  吴邪伸出手,犹豫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转头要走。
  黎簇紧紧盯住他的手,然后马上紧握住。
  “吴邪,我这句话就问你一遍。”
  黎簇抬起头看着吴邪。
  “我们在一起吧,好吗?”
 
  7.
  我错了。
  我后悔了。
  这次,我不会在为了那点自尊心,伤害你了。
  我不会做让你不快的事情了。
  这次换我来,我来牵住你的手,我来问你,我来得到你的允许
 
  “和我在一起吧,好吗?”
  “好。”

  /完全的胡写,因为特别想写一些东西。
  想问你们有什么想看的
  但怕我写不出你们要的感觉
  完全的意识流
  能喜欢最好
  晚安/
 
 

 
 

本子/

  、
  一个女孩问我
  你的摘抄本这么厚 你都记些什么啊?
  我不记好词好句 我记我喜欢的句子
  她又问 你喜欢什么句子啊?
  我说
  “这个句子不管多长,只要我记的时候不会不耐烦,那就是我喜欢的句子。但不管这个句子有多短,只要我不耐烦了,那我就会擦了它”
  女孩朝我笑 说我是个怪人

  、
  有时候想想 你就像个长句子
  被我记了一千遍 一万遍
  但是我今生今世 永生永世
  都不会觉得不耐烦

  、
  她说 你有没有在摘抄本写没有说过的秘密
  我愣住了 摇摇头
  等她要走时 我拉住她
  我说 我有

  、
  我有
  我有一份沉甸甸的孤独
  可是没有人愿意听我说
  我想说到天荒
  当我自己的一个倾听者